恭喜解锁EA图文,这里是白雀,一个所有AC同人只产Ezio/Altair,Connor/Desmond的孤寡老刺客。

有时候就在想脱单也不过如此,可是每次起床睡下都有她陪在身边,那感觉真是无与伦比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一个人的过生活里多了一个更爱我的人,全力的照顾我珍惜我,对于我这种自卑到大的人来说是有多幸运啊。

超喜欢岛爷歇斯底里的声音

上周沉迷画画【。】

【过去式番外】致次子Ezio的一封信

以Ezio的父亲Giovanni的视角写了一篇Ezio的生日贺文,致敬伟大的意大利刺客导师,你的兄弟你的家人永远以你为豪。


生日快乐Ezio。


To:my second son

十八年前是非常棒的一年,全家人都在为即将到来的你感到期待,我记得那天晚上你母亲的产房,每个人都紧张且专注的接待你的到来,Maria很努力,把你从黑暗里带了出来,如果可以我真想让你看看你母亲筋疲力尽后的神情,是任何一幅丹青都勾画不出的母亲的伟大与恬静。我的次子,那是我第一次见你,裹着血液和羊水的娇嫩新生儿,可哭声像是惊雷,尚未睁眼就急着向所有人昭示你的到来,从那个时候我就明白了我的小儿子注定不会平凡,延...

【停更通知】
下周要动个小手术,可能要停更一周了_(:_」∠)_
回坑的感觉真好啊,真的好喜欢你们♡

末日微光07

Altair脱掉了外套用它来捂住口鼻,但裸露的眼睛泛红不停留着泪水,湿漉漉的泪痕在满是沙尘的脸上留下狼狈的痕迹——这蠢货竟然就这么出去了。

“你来做……”

“闭上眼睛!”没等Altair问完,Ezio恶狠狠的嚷了一声,他抬腿向前迈了一步将人顶在洞壁上,狭小的空间不够他们两人站直,他只好佝偻着腰以躯体和手臂作为遮挡物将Altair拢在自己与洞壁之间。

强劲的风沙不停灌进洞穴里,冰凉的石砂已经没过脚踝还在不断增加,外面已经完全没有了光,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他们静静的在呼啸的风沙中等待,听着自然灾害撕裂着什么的声响,静置的动作间两人渐渐苏醒了一种微妙的感觉,如此亲密的距离彼此却心照不宣。...

过去式07

   “不去。”Altair黑着张脸往回走,完全不能理解Ezio为什么会有闲心带自己去窑子,况且他现在完全不需要女人。

“什么?”Ezio急忙跟上去拉住了对方的手,在看到对方不妙的脸色后无赖的笑笑:“你来佛罗伦萨也有一个星期了,怎么不好好感受下这些可爱的流莺呢。”

Altair弹出袖箭抵着Ezio的脖子低声警告:“听着,我不需要女人,你要是再做这种无聊的事——”

“就割断我的脖子?别这样我的朋友,你这样对我说过很多次了。”Ezio做了个滑稽的表情耸了耸肩,“而且你也知道在这里杀了我会惹上很大的麻烦,不是么?女人的讯息传递能力……”Altair微微偏过头确实看...

将来进行时01

很多年以后Des还会为当时的开端感到微妙的好笑,不清不楚的误会其实并没有他想的那么差劲,一切的起始要从他的先祖们因为金苹果的恶意突然降临身边开始,再带着几个古代刺客大师们适应新世界生活后,他们选择了振兴与寻找现代兄弟会,而Des曲折的感情之路就是起始于复兴之路的开端。

九月初纽约已经入秋,街上的树叶纷纷变黄掉落枝头,每个角落无不充斥着微凉带来的秋乏,这种让人提不起干劲的时节总会有勤劳的小鸟继续他们的事业,坚守岗位。通过线人ASSASSIN接手了一位来自亚洲老板的委托,解决掉一个洗黑钱的组织头目,那是Des作为负责人的第一单,他原来以为大伙儿会一起协助配合做任务来着,不过由于是刚起步要分组去做...

刺客现代进行时07

胡闹到三更半夜的刺客们并没有意识到该上床睡觉了,好吧拜“撒旦的唾液”所赐,Des很早前就支着额头在餐桌上呼呼大睡了,白天Des在讲解现代电器使用方法时漏了说消毒柜,所以导致Leo把碗碟都洗好放进了冰箱里,还是急冻层,真是完全想象不到明天醒来的Des发现碗碟都放到了急冻层并冻上了一夜时,除了宿醉后的头疼外再有什么更刺激的反应。

“好了朋友们,该休息了。”Leo把最后一个空了的酒瓶丢进了垃圾桶叉着腰对在餐桌上东倒西歪的刺客们说道,“别装死,我知道你们除了Des以外都还醒着。”

Ezio显然是小看了vodka的后劲,靠在椅子上直哼哼,Altair和Connor勉强还清醒,前者拽着Ezio的衣领将...

© White Eagle | Powered by LOFTER